伊朗多地示威 已超20人死亡

文章正文
2018-01-03 11:13

伊朗总统哈桑·鲁哈尼1日发表声明,呼吁民众应对“暴徒和违法者”。这是他连续第二天公开回应过去几天伊朗多地的示威。
  伊朗国家电视台同一天报道,安全部队驱离了企图占领警察局和军事基地的“武装示威者”。
  伊朗国家电视台2日报道,伊斯法罕省前一天晚上的示威冲突导致9人身亡,包括一名伊斯兰革命卫队队员。至此,多地示威冲突导致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人。

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尚未介入

此次示威于上月28日始发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,随后蔓延至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的多个城市。示威者起初抗议经济困难和腐败,后来把矛头指向政府,反对伊朗的中东政策。
  伊朗国家电视台2日报道,6名袭击者试图闯入伊斯法罕省一处警察局,偷窃武器,与安全人员发生冲突身亡。
  此外,一名伊斯兰革命卫队队员在纳杰法巴德遇袭身亡,死于猎枪枪杀。一名11岁男孩和一名20岁男子同样死于猎枪枪杀。约100人在伊斯法罕省被捕。
  伊朗国家电视台早些时候报道:“一些武装示威者试图攻占警察局和军事基地,遭安全部门猛烈抵抗。”
  电视台1日播放的画面显示,一家私人银行遭洗劫、玻璃碎片洒落一地;街头不少车辆被掀翻,还有一辆消防车被纵火焚烧。另外,报道称,12月31日夜间有10人在冲突中身亡。
  此前,已有两名示威者在12月30日冲突中身亡。
  1日,德黑兰街头平静,警察已经加强戒备。美联社报道,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尚未介入。
  鲁哈尼1日在他的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:“有少数人呼喊违法、有悖民众意愿的口号,玷污了革命的尊严与理念,我们的国家将对付这批人。”
  “批评与示威是机遇而不是威胁,我们的国家自会应对这些暴徒和违法者。”鲁哈尼说。
  前一天,鲁哈尼首次回应多地发生的示威,说民众有权利抗议和批评,但政府不会容忍暴力和破坏公共财产的行为。

特朗普抨击伊朗

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连续几天在社交网站上“声援”示威,称伊朗人民“似乎不愿再忍耐下去”,美国“正密切关注”示威者的权利是否受到侵害。此话引发伊朗政府严厉谴责。
  特朗普则于1日再次发表推文,声援支持者之余,抨击伊朗“方方面面都失败”,除了与奥巴马政府达成一份“可怕协议”。特朗普政府一再对此前达成的伊核协议嗤之以鼻,并威胁撕毁协议。

以方帮腔希望示威者获胜

同为伊朗宿敌,以色列政府也开始对伊朗局势“品头论足”。
  以色列情报部长以色列·卡茨1日接受以色列军队电台采访时说,“我当然希望”伊朗示威者能“获得胜利”。那以后,“许多针对以色列和整个地区的威胁都将消失”。
  被问及以色列总理本雅明·内塔尼亚胡为何没有效仿特朗普、更加直接地力挺伊朗示威者,卡茨回答,以色列并未干涉伊朗内政。
  以色列一直声称伊朗核计划用于研制核武器,多次威胁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军事打击。以方还不满伊朗支持黎巴嫩境内武装。伊朗则不承认以色列,官方表态中通常以“犹太复国主义者”指代以色列。

据新华社

分析

  抗议矛头已转向政府和宗教领袖

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,伊朗多地连日来发生示威,抗议矛头从经济和民生困难转向政府和宗教领袖,引发国际社会密切关注。分析人士说,在地区对抗、美国制裁的国际背景和国内结构性矛盾下,伊朗经济承受巨大压力。

多方制裁 经济改革路难行

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认为,伊朗发生大规模街头示威,根源在于国内经济和民生难题,也与西方制裁、封锁等外部压力分不开。
  哈桑·鲁哈尼2013年出任总统后,2015年就化解伊朗核项目引发的争议达成全面协议,联合国、欧洲、美国开始解除对伊朗绝大部分经济和金融制裁,包括石油出口限制。伊朗民众因此对鲁哈尼政府抱以厚望,希望政府大力推动国内经济改革,促进民生改善。
  只是,两年多来,伊朗经济状况虽有起色,但惠及民生尚未立竿见影。
  孙德刚说,伊朗经济改革和发展蹒跚难行,外部压力一方面来自美国: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质疑核协议,以伊朗研发弹道导弹、未执行全面协议为由加大经济和金融制裁,令不少西方企业望而却步,加大了伊朗吸引投资、增加收入的难度。
  外部压力还来自中东地区。2016年1月沙特阿拉伯处决什叶派宗教人士尼米尔,引发沙特与伊朗断交,巴林紧跟沙特,阿联酋则降低与伊朗外交级别。沙特带领几个海湾国家对伊朗实施经济封锁,使伊朗推行经济改革的外部环境进一步恶化。

结构矛盾 对外政策惹抗议

伊朗的经济困境也与其对外政策有关。孙德刚说,作为中东什叶派大国,伊朗在这一地区与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展开对抗,持续支持叙利亚巴沙尔·阿萨德政府、也门胡塞武装和黎巴嫩真主党,包括向这些什叶派政治力量免费提供石油,还有报道称,伊朗每年向巴沙尔政府提供数十亿美元经济援助。
  孙德刚认为,这一政策虽有利于增强伊朗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,但加重了国家的经济负担。特别是近几年国际油价下跌和国际制裁致使伊朗财政收入减少,鲁哈尼政府实施财政紧缩政策。因此示威者不满伊朗在邻国投入巨大资源,拖累国内民生。
  内部压力还来自伊朗经济社会的一些结构性矛盾。伊朗出生率很高,七成人口在30岁以下,即大部分人是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出生。孙德刚说,庞大的年轻劳动力人口意味着伊朗在增加就业方面面临更大压力。这次示威的参与者有许多社会底层的年轻人,抗议失业率高企。一些地区年轻人失业率达到几十个百分点。
  不过,尽管美国、以色列、沙特这些“老对头”“场外助威”,希望伊朗生乱生变,但孙德刚认为,目前国内外的压力尚不足以危及伊朗的政治稳定。

据新华社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—— 推荐 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