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终专特稿|热词:德国的“选择”困境

文章正文
2017-12-30 04:43

新华社北京12月25日电(记者沈敏)作为欧洲的“主心骨”,德国这一年有些“心不定”。

2017年1月11日在德国首都柏林拍摄的大雪中的国会大厦。(新华/欧新)

“如果要用一个关键词概括2017年的德国,我会用‘选择‘一词,”德国问题专家、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告诉新华社记者。

这是因为,2017年德国在内政和外交两个领域同时面临空前的“选择困难”。

内政方面,9月联邦议会选举之后,陷入“选而未择,选不能择”之难:虽然总理安格拉·默克尔的基民盟照常胜出为第一大党,但和它的巴伐利亚州姐妹党基社盟组成的“联盟党”议席总和未超议会半数,必须和其他党联合组阁,这种情况近年并不鲜见,但这次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近七十年来德国最“难产”的选后组阁。

2017年9月24日,德国汉堡志愿者在统计联邦议院选举选票。(新华/法新)

上一届政府的搭档、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党(社民党)起初明确表示不入阁,只当反对党;默克尔只能选择与自由民主党(自民党)和绿党谈判组阁。未料谈判各方立场分歧太大,以致自民党宣布退出谈判,第一次组阁努力破裂,一时间要求重新选举的呼声高涨。默克尔也认为,如果无法实现联合组阁,与其“联盟党”孤身支撑“少数派政府”、今后在议会中事事受掣肘,不如重新大选。

另一选项是再试组阁。排除立场过“左”的左翼党和立场过“右”的德国选择党,默克尔只能转向社民党,犹豫不决的后者总算在各方劝说和内部权衡下同意进入组阁谈判,第一轮“试探性谈判”拟于1月初开始。

德国政界尽量避免用“政治危机”来形容当前困境,但也不得不承认德国政坛正处在前所未有的选择痛苦之中。

2017年11月3日,在德国柏林,德国现任总理、联盟党领导人默克尔(右二)和其他与会代表在四党组阁谈判间歇到阳台上休息。 (新华/法新)

国际方面,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欧、对德政策也给德国带来了新的难题。特朗普政府高举“美国优先”旗帜重回贸易保守主义轨道,比如要求欧盟为北约提供防务保障交更多“份子钱”,指责德国对美国倾销产品、批评默克尔移民政策、赞赏英国“脱欧”……这一切使近70年来在国际事务上习惯了美国领导的德国突然丢掉“坐标”。默克尔和德国副总理西格马·加布里尔公开表示依赖美国的时代结束了,德国和欧洲以后必须“掌握自己的命运”,然而在纷繁多变的世界,独立作出选择十分艰难。加布里尔因此说,德国外交“进入了很不舒服的时代”。

姜锋说,就中国而言,美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对外政策趋向“收缩”,欧美整体实力相对缩减,对我经济期望度上升,广大发展中国家对我有广泛冀望,中国的制度吸引力增强,是中国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机遇所在。

然而,当前世界局势变化也为中国带来不少挑战。出于对西方价值体系领导地位丧失的忧虑,欧美对外政策基调从“经济竞争与合作”正逐步过渡到“制度竞争与对抗”,对华防备意识在累积;同时,全球经济失衡和发展的综合矛盾在美国“退出”过程中向中国挪移,使前行中的中国肩负更复杂压力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—— 推荐 ——